酋长短鲷介绍

http://x1999.blog.sohu.com/56321749.html

许 久都不敢涉足酋长短鲷(A.bitaeniata)的领域,原因是因为其错宗复杂的流域迷思会导致裹足不前。作为双带家族(Bitaeniata group)的代表鱼种,我们不能轻易放弃对它的种种描述。因此,伊帆还是决定静下心来进入酋长短鲷的神秘世界,并希望能够整理一些“新颖”的思维方式来 面对人云亦云的酋长迷思。

     酋长短鲷,早期被作为Apistogramma pertense(红珍珠短鲷)的第二种个体类型。其英文学名“Bitaeniata”源自拉定文,由“Bi”和“taeniata”两部分组成,其中 “Bi”表示两条或一双;而“taeniata”则等于“taeniatus”,表示纹路。整合“Bitaeniata”,则表示存在两条横向侧纹的短 鲷,而通常的短鲷均只呈现出一条横向侧纹在侧面腹部。“Bitaeniata”同时也被作为双带家族的一个特征,该家族所包括的酋长短鲷 (A.bitaeniata)、金宝短鲷(A.mendezi)、双带短鲷(A.paucisquamis)、珍宝短鲷(A. sp.Miua)以及草莓短鲷(A.Deamante)均因具有体侧水平双侧纹的特征而被归类为同一家族成员。但酋长短鲷在该支系中的位置似乎与其他三种 短鲷存在一些距离,倒是与草莓短鲷(A.Deamante)似乎存在较近的关系。故尔草莓短鲷早期曾经暂时被认为是酋长短鲷的特殊地域种。

     瑞典鱼类分类学家库兰德(Kullander)博士通过对大量的酋长短鲷典型模式个体和非典型模式个体的记录与研究,在其所出版的学术论文中对各种 个体表现作出了逐一的陈述和介绍,同时删除及修改了关于酋长短鲷最初描绘结论——佩莱格林(Pellegrin)的研究结论认为酋长短鲷起源于马蒂拉河 (Rio Madeira);根据库兰德(Kullander)所发表的资料介绍:酋长短鲷最初的原始种群是由拉伯特(Rabot)所采集(注:库兰德 (Kullander)在原始文献中将其名称假定为罗伯特(Robet),但实际上仅仅只是因为拼写方法不同而已,也有文献记录其名称为 “A.Rabaut”。库兰德(Kullander)推测酋长短鲷事实上并非起源于马蒂拉河(Rio Madeira),而是源自哥伦比亚(Colombia)境内亚马逊河(Rio Amazonas)流域莱蒂西亚(Leticia)附近的自然保护区,而事实上拉伯特(Rabot)的确在这个区域内采集到大量的酋长短鲷标本个体。

     
     造成酋长短鲷原产地错误信息的原因也许可以追溯到商业渔民的观赏鱼捕捞历史,出口商试图掌控住红绿灯鱼(Paracheirodon innesi)的隐秘采集地点,而这种做法在今天仍然经常发生新发现的观赏鱼品种上,水族出口商对此分外看重。库兰德(Kullander)博士因此也无 法充分驳斥酋长短鲷起源于马蒂拉河(Rio Madeira)的说法。早前关于对马蒂拉河(Rio Madeira)的鱼群生态结构还缺乏足够的调查,但是在其间的发展过程中,这种状况已明显改变,尽管仍然无法确定酋长短鲷是否起源于马蒂拉河(Rio Madeira),但库兰德(Kullander)的假设也许是正确的。让我们期待更多具有科学凭据的研究结果公布于世,从而揭开酋长短鲷的起源之谜。

     在酋长短鲷的研究路程中,不同的时期分别由不同的学者对其进行过命名,不妨浏览一下以略饱所知:

     Apistogramma klausewitzi Meinken 1962

     Apistogramma kleei Meinken 1962

     Apistogramma pertense var bitaeniata Haseman 1961

     Apistogramma sweglesi Meinken 1961

     酋长短鲷的形态特征如下列特征组合:

     其身材相对修长,尾鳍呈竖琴状且上下边缘向外呈丝状延伸,其上布满棋盘格局或流苏状结合的尾鳍纹路。背鳍向外扩展并形成锯齿状的鳍膜,并会依据各时 的亢奋状态及情绪变化产生出蓝色及红色的“夸示色彩”。同时,背鳍前端飞刺会依据个体的差异出现高挑拔升的迹象,而末端亦会随鱼龄进程而向斜后方拉伸延 长。其修长且末端尖锐的腹鳍通常呈现略透明的蓝白色、黄色或者红色。酋长短鲷体侧会出现两条横向侧纹位于侧线上下,依据个体的不同,其身体的颜色表现充满 了高度的可变因素,这种表现形态可用多姿多彩来形容,因此几乎无法用笔墨来形容酋长短鲷的美丽,因为那本就是与“素雅”背道而驰的一种强烈色彩,并且会随 鱼只的情绪而或浓或淡。总体而言,红色、黄色及蓝色是酋长短鲷的主调色彩,从人类的欣赏角度而言,这三类色型亦是最容易取悦于人,故尔才造成酋长短鲷经久 多年依然盛行不衰的缘故。

     酋长短鲷的两性个体会显示出独立且显著的性别特征,华丽的雄鱼背后一如既往地陪伴着朴素的雌鱼,酋长短鲷雌鱼体形较小,不会出现如雄鱼那样的锔齿状 的高大背鳍,腹鳍及臀鳍则明显短小,通常呈现为近圆形,腹鳍鳍臂偶尔会出现黑色或者灰色的色染。在发情期时,雌鱼体色会转变为可爱的鹅黄色或橘黄色。

     
     尽管此品种经常自秘鲁进口,其栖息地亦多次被嗜好者所探访,但酋长短鲷依然未能得到很好的研究,水族学家通过对这些地区探险考察发现往往焦点更多地 集中采集熊猫短鲷(A.nijsseni)或者老鼠鱼(Corydoras),现有的关于酋长短鲷的分布资料及生态学因此基本上局限于保存材料(由库兰德 (Kullander)发表),以及斯特伊克(Staeck)的观察报告。

     根据目前所掌握的材料,酋长短鲷看来大部分分布在亚马逊河中上游,分布于哥伦比亚、秘鲁及巴西三国境内。其间包括乌卡雅莉河(Rio Ucayali)以及纳波河(Rio Napo)流域(包括普鲁伊斯奎.科恰(Punuisiqui Cocha)、祖恩加罗.科恰(Zungaro Cocha)、提那亚(tinaja)等地),以及远到亚马逊河位于巴西低地的流域段,如巴西境内的泰菲湖(Lago Tefe)以及马纳卡普鲁(Manacapuru)、伊加拉佩.安拉娜斯(Igarape do Ananas)、伊加拉佩.普鲁托(Igarape preto)以及胡鲁亚河(Rio Jurua)河口附近。当然,这个范围也包括我们耳熟能详的卡瑞罗(Careiro)地区、马慕利湖(Lago Marmuri-)、马拉奎利湖(Lago Manaquiri)以及稀有人迹的伊加拉佩.克罗爱地区(Coroai)等。

     根据国外的鉴定报道以及分别从秘鲁及巴西所引进的酋长流域型而观,东部(巴西)个体及西部(秘鲁)个体的多样化差异取决于尾鳍水平纹路的数量、色泽 强度以及身体与头部形状。通常东部区域个体(即所谓的巴西系酋长)颜色丰富,具有水平状尾鳍纹路,同时身型更为苗条,尤其是头部略显尖锐。长期以来,国内 一直在酋长流域型的迷思上纠缠不清,许多同好在人云亦云之间不知所云,伊帆自身也曾经经历过类似的情况,结果往往会发现最终的结果依然是一个永远没有答案 的迷思。尽管努力在网络和相关资料上试图寻找一个比较具有说服力的答案,但往往是一无所获。非常理解一名台湾鱼友的意见:当我们绞尽脑汁试图分辨出泰菲酋 长(A.bitaeniata from Lago Tefe)或者卡瑞罗酋长(A.bitaeniata from Careiro)时,似乎仅仅只有在日本和台湾的网站上能否发现这样的“课题”,而纵观比之台湾日本更为专业博大的德、美等水族大国的资讯,对流域型区分 的介绍几乎为零。也许,当我们注重于对形态和色泽表现的区分的时候,层出不穷的大量个体表现让我们目不暇接,而真正的真理是否会在某些行为模式或者交配特 征上呢?我们将所谓的巴西诸知名流域型酋长公布如下:

     一、 泰菲酋长(A.bitaeniata from “Lago Tefe”):
     

     二、 卡瑞罗酋长(A.bitaeniata from “Careiro”):
     

     三、 马慕利酋长(A.bitaeniata from “Lago Marmuri”):
     

     四、 马拉奎利酋长(A.bitaeniata from “Lago Manaquiri”):
     

     五、 克罗爱酋长(A.bitaeniata from “Coroai”):
     

     六、 雅鲁阿里酋长(A.bitaeniata from Jyanuari):
     

     也许是这些中文的命名法让我们产生了些许误会,很容易歧义地潜意识理解其中任一个流域型的酋长短鲷为单一物种,但其实不然。例如泰菲酋长,严格地说 其学名为统一的A.bitaeniata,而后坠的“from Lago Tefe”表示来自泰菲湖,那么整合意思为“来自泰菲湖的酋长短鲷”,仅此而已。即便是同批引进的确定来源的酋长短鲷同一流域型,在个体表现上也会存在诸 多特征。并且,巴西各地的酋长短鲷虽然可以自不同流域采集到,但彼此之间相隔的距离并非遥远,如卡瑞罗(Careiro)、马拉奎利湖(Lago Marmuri)以及马慕利湖(Lago Marmuri)之间的距离也仅数十公里,其间水道相互交融贯通,彼此流域的短鲷相互进入是非常正常的现象,那么,在这样的前提下,仅凭个体上的差异和表 现的不同,难道真的可以认为那就是一个典型的流域型特征吗?在一只野生酋长短鲷身上所集合的基因库是否已经遍及数百公里。当然,我们可以考虑到各流域的水 质、环境以及食物种源等自然因素,但在大自然的交替塑造下,洪水季节与干旱季节会导致各类短鲷离开自己的出身地而迁移往其他水域,这样的往来更形成了错综 复杂的关系。当然,我们应该去了解野生短鲷的原生地,但如若加入了商业价值观,人为的操作以及部分中间商的利欲熏心,也许一只明明是采集自卡瑞罗的酋长短 鲷,会因为长得比较象人们“心目”中的泰菲酋长而摇身一变...在伊帆的眼中,目前仅限于秘鲁系酋长与巴西系酋长之分,而某些众说纷纭的酋长流域型特征, 往往因为太容易被推翻而且缺乏理据而不能形成客观的评述。毕竟从专业的角度来说,我们的研究尚且相当肤浅。

     酋长短鲷为少数生活于黑水水系的隐带丽鱼属短鲷之一,就其微小的生态环境而论,尽管对它们的了解看似并不十分专业,但在野外采集的过程中,依然能够 沿着湖岸边的河流砂床附近发现它的存在,包括森林溪流中的黑水水洼。一般来说,酋长短鲷通常会被在布满枯萎落叶的水域被发现,库兰德 (Kullander)指出野外无流动迹象的水坑中采集到的酋长短鲷通常都异常消瘦,而从缓慢流动的水域或者良好的森林溪流中采集到的酋长短鲷看来状况良 好,因此他推断茶褐色且清澈的水域是酋长短鲷最佳的栖息地点。

     同时借鉴斯特伊克(Steck)在伊基多斯(Iquitos)附近纳内河(Rio Nanay)流域内采地点的详细报告,他所记录的采集点为一个布满泥污的小型湖泊,底床上铺满厚厚的沉积落叶,沿岸分散着大量的朽木枯枝,如同类型的其他 流域点一样。斯特伊克(Steck)在采集过程中也重点提到:酋长短鲷的采集必须从沉积落叶中进行搜寻。由此可见,酋长短鲷在原生地中具有高度的环境依赖 性。斯特伊克同时发现:各种体长约4.5厘米左右的鱼类被发现在深度为10-30厘米的沿岸水域中,除了酋长短鲷,斯特伊克(Steck)还在在同一地点 发现了阿卡西短鲷(A.agassizii)、大眼丽鱼(Acaronia nassa)、蒙面皇冠(Laetacara thayeri)、鞍斑宝丽鱼(Aequidens tetramerus)、月亮宝石(Biotodoma cupido)、喷点棋盘(Crenicara punctulata)、黎明矛丽鱼(Crenicichla lucius)以及粗中丽鱼(Mesonauta insignis)等。鉴于该栖息地中所生存的大量各类大型慈鲷,因此小型A属短鲷来略微有一些危险,例如:大眼丽鱼属(Acaronia)和矛丽鱼属 (Crenicichla)的主要猎物就是A属短鲷。复杂的生物链组成关系可能会影响此栖息地的物种分布情况,小型短鲷因此被限制在累积枯叶的浅滩水域以 避免大型猎食者的侵略和掠夺。原生地中的酋长短鲷占据着浅滩水域并且保持混居状态,水的总硬度难以衡量.因此判断低于1,甚至某些原生地水域的导电度通常 在10-20us之间,但水体PH值却并不似乌奥佩斯河(Rio Uaupes)那样显示出极低的酸性环境,酋长短鲷的原生地通常略低于中性水质,即6.0-7.0的范畴。但由于酋长短鲷广泛的分布范围,此值不应作为严 谨的参考标准,通常巴西境内所采集到的酋长短鲷所需PH值应略低于秘鲁境内所采集到的酋长短鲷,但也有另类。

     根据里奇特(Richter)在1988年的记录,酋长短鲷首次进口是由斯奇米德特.佛克(E.Schmidt .Focke)教授在1960年引进至德国汉堡(Hombrug Germany)。

     人工饲养酋长短鲷相当容易,这种鱼类需要尽可能宽敞的水槽,并铺以浅色的细小底砂,以及大量枯叶、岩石、沉木甚至稠密的水生植被组成的隐蔽场所。水 质则采用弱酸性软水。在这种情况下,酋长短鲷会感觉如同在原生地一样,并且会发展出更大的体型尺寸。建议能够在水槽中放入10-20只一组的小型灯鱼或者 另一些小型的上层鱼类,其他可满足混养条件的品种包括老鼠鱼(Corydoras)、胡子异型(Ancistrine)、小型棱形鸫鲷(pike cichlids)等。其实应该对某些名字听起来非常恐惧的鱼种以正确的观念和认识,健康的短鲷在存在鲶鱼(catfishes)或小型矛尾丽鱼 (Crenicichla)等凶猛肉食天敌的环境中依然能够顺利的繁衍后代,前提是需要有足够的隐蔽场所。当短鲷在孤立状态下时其繁殖成效不佳,仅仅只能 保持有限的产卵孵化数,混养的优点在于鱼类可以充分展示其社会活动模式,例如:酋长短鲷及它们的近亲物种在保持成对饲养时经常会表现出强烈的侵略攻击性, 甚至导致过早地斗殴致死。如果这些鱼类被饲养在大型水槽中,在没有天敌的情况下他们往往是一夫多妻制,雄鱼会建立自己的领土范围,争取尽可能多的雌性交 配。但如果有鱼类会对其子女构成威胁,它们则会寻找更大的生活场所,酋长短鲷具有稳定的社会联盟,它们会联合一起一起抵御会对它们的子代构成威胁的所有敌 人。

     在这种情况下,交配中的每个角色都得到了清晰的介定,雄鱼会随时捍卫孵化巢穴周围的环境,以及保护幼鱼及鱼卵(雄鱼的保护区为以孵化巢穴或幼鱼群为 中心的半径20厘米的范围内)。而雌鱼则直接负责照顾幼鱼及鱼卵并会排斥一切亲近者。如果出现了看似不可战胜的对手,无论雄鱼还是雌鱼都会尝试用嘴巴收集 尽可能多的幼鱼并迅速将它们带离危险。自然环境下,幼鱼大多都生活在亲鱼的嘴巴里,显然这只是酋长短鲷在不同模式下的社会行为的一部分,但最广泛的社会行 为表现在对巢穴的保养上,尤其在新组建配对单一对鱼模式下。另一方面保持鱼类及其捕食者的比例是避免盲目生育,只有对这些逃过捕食者且能够顺利繁殖。

     酋长短鲷比较类似于阿卡西短鲷(A.agassizii),达到性成熟的雌鱼的尾鳍短小,其产卵量亦仅为阿卡西短鲷的一半左右,这里我们会再次领略 到雄鱼、雌鱼及家庭的关系,为更好地培养幼鱼,饲养推荐每周坚持换水工作,其中水质应尽可能保持不变。促进雄鱼那引人注目的形态发展的理想途径就是提供弱 酸性软水且硝酸盐浓度极低的环境。酋长短鲷的雌鱼通常采用洞穴繁殖法,为避让其他短鲷它们会隐蔽鱼卵,通常在岩石上寻找缝隙用以安置鱼卵,让其他雄鱼无从 选择授精。

      即将成为母亲的雌鱼会周身覆盖柠檬黄色并带有黑色斑记,并积极地参与育雏。依据水温(24-26度)的差异,在鱼卵受精4天后孵出。孵化后经过5至6天 时间,幼鱼开始自由游泳,此时可以看到雌鱼会对幼鱼表现出强烈的色彩信号,甚至能够读懂其中的一些肢体语言。例如伊帆就曾经观察到酋长短鲷的雌鱼会以微弱 抖动身体后部的方式来聚拢幼鱼,而每当这种行为模式发生的时候,分散四周的幼鱼均会如条件反射一般向雌鱼靠拢。而当危险到来时雌鱼会不断地摆动其头部,并 伴有快速地冲击状游动。鱼苗的反应则类似于已知的大部分短鲷一样,那就是以震惊状的迅速下沉,并匍匐在底床上保持静止,当危险消失时,雌鱼才会游动于蛰伏 状态的幼鱼群以上,犹如唤醒死者一样,重新将幼鱼群带出。

     与其他配对繁殖的种鱼行为模式相反,酋长短鲷雄性种鱼会在稍后被允许参与护雏,这个品种的这种行为没有能够被观察到,每次雄鱼接近幼鱼群,这是一次 又一次赶走。如果同品种的雌鱼在繁殖水槽内,偶尔会产生警惕性行为,入侵的雌鱼会暂时性地放弃对子鱼的关注并迅速将身体转移为黄色,其目的是为了驱赶子鱼 的母亲离开它的孩子,但是大多时候子鱼的母亲会表现出更强的侵略性并取得最终的胜利。

     酋长短鲷在观赏水族业中已经确立了十几年的鉴赏和饲养历史,尤其突出的就是她们的多色现象,它经历了激烈的选育,今天已经出现许多异常鲜艳的血缘个 体,野外捕捞个体在采集和运输过程中的高死亡率是它们为何很少出现的原因,因为这些样品中往往大量存在布满寄生虫,他们必须隔离治疗,并且非常必要。使用 药物时应该谨慎,因为酋长短鲷对用药比较敏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i79 的頭像
kai79

Dwarf cichlid 南美短雕

kai7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